【华商网】西安这群90后帮人打官司写诉状,分文不取还挺乐呵

2017年09月25日 供稿:转载 来源: 华商网 阅读:

西安有这样一个组织,84年由一群还未毕业的大学生成立,据说西北政法大学前校长、贾宇就是当年的成员之一,他们凭借着自己的所学,在一间不足20平米的办公室内燃起了许多人对生活的希望,对正义的坚信,对法治的坚定。

为讨孙女补偿款 千里奔波寻法援

黄大爷下午来到西北政法大学法律服务中心援助部,因为上午在这值班的黄瑞豪给他写的诉状无法立案。

他孙女应有的拆迁补偿款迟迟没发,他选择法律诉讼,可是在法律上他又不是孙女的监护人。

再来时,值班人员已经变成何旭旭,此时的办公室已经坐满了人,沙发上坐着一对夫妻,屋子还有三个上了岁数的老人。

黄大爷就将诉状拿到何旭旭面前,直接说到:“不行,法院那人说立不了案”,而这时何旭旭正在处理另一位老人索要赡养费的法律诉求,他只能在一边等着。

处理完这边,黄大爷立马凑上前去将诉状递到他眼皮子底下:“不行,人说木办法立案。”

由于浓重的陕西口音让何旭旭这个外地来的学子一时无法理解,在浏览了一遍诉状之后,说到:“什么?您再重新说一遍。”

“法院的人不给我立案。”黄大爷扯着大嗓门又喊了一遍。看着诉状何旭旭没有发现上面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便问道:“那法院的人说这诉状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不给立案?”

“这个名字打错了,是下雨的雨,不是这个‘语’,还有就是他们说监护人不对。”

何旭旭一时难以理解,便仔细询问他有关情况,一番了解以后他才知道原来事情并非这么简单,这个案子竟然是“案中案”。

刨根问底究其因 谁知却是案中案 黄大爷提着自己的绿色布袋坐在了门口的椅子上,袋子上印着岐山县司法局的字样,而里面放着的则是他几个月来一直奔波所需要的资料。天气太热,赶过来的他已经满身大汗,他拿出了一个明显用的已经灰黑色的毛巾,在自己的额头和脸上狠狠的转了一圈,撩起衣服伸进胸膛又擦了一遍,最后走到门外使劲的拧了拧将水渍撇在了门外。

改完诉状的何旭旭坐在电脑桌前深深的想了想,这案子实在太复杂,就算是要判下来也得明年了。

他儿子和儿媳妇首先都是重婚,而且重婚时双方都还带着一个孩子,接着因为拆迁款分配的事情儿子将儿媳杀害最后畏罪自杀。现在只剩下黄大爷一个人带着这个孙女,虽然孙女一直是黄大爷亲手拉扯大,但是在法律层面上讲孩子那个失踪的母亲才是其合法监护人。

将改好的诉状交给黄大爷,但是后续的沟通过程一直不顺利,何旭旭问的问题黄大爷往往不能说到正题上,一讲讲一大串。一再的叙述他这几个月来的经历:有关部门一直踢皮球,从村委会踢到管委会再踢到街道办在踢到民政局再踢到拆迁办最后把他逼到法院。“对对对,你还要上课呢,赶紧去赶紧去吧。”此时黄大爷如梦初醒,他面对的并不是职业律师而是一位还没毕业的在校大学生。

成员筛选过三关 面试条件难上难 像何旭旭这样的学生在“法援”一共有20位,跟他同一批进入“法援”的还有黄瑞豪、吴林芮、刘书玉、王宗付等人。而加入“法援”的经过,他们都颇为相似。

大一,黄瑞豪站在学校社团的纳新一条街不断地穿梭,寻找着符合自己的社团,身旁不时还有未脱下军训的新生也在摇头晃脑的张望着。

他希望所加入的团体能够和自己的本专业贴近,而且他自己心里也已经有初步的打算,作为法学院的学生他希冀能找到一些志愿服务类、普法服务类的社团,这种社团在西北政法这样的法律院校不会少。

学校学生会等很多的社团都有普法部门,但是咨询了一圈之后,许多学长学姐向他建议:不要参加这个,等你到了大二去参加“法援”吧!

在考虑良久后他决定加入“法援”。而事实也证明:法援,一点都不弱!法援”每年的纳新收到超过二百份以上的申请书,黄瑞豪他们这一批的人数就已经超过了三百。

面试的人员要去必须是大二的学生,面试时则必须拿上上一学年的成绩单以供参考。在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法援”的学长学姐会拿出提前准备好的试题,让面试人员进行解答,这种现场答题是考验面试人员的一项重要指标。不过同批的吴林芮记忆犹新的不是面试所抽到的题目,而是面试时学长说:“我是一个足球迷,而你的衣服是NBA勇士队,我现在给你两分钟的时间让你阐述一下如何让我喜欢上勇士球队。”就这样,经过一轮淘汰后剩下的只有70余位了。

日常学习咋提升 代理案件来锻炼 而面试过后的周日例会上,他们所见到的“法援”学长学姐不再是那样和蔼亲和,而是异常的严格和严厉。

在开会时学长讲了一段话对黄瑞豪启发很大,学长拿起了一个粉笔盒说:“如果法援是这个粉笔盒,那么你们看到的只是粉笔盒的一个面。”

听完之后他突然改变了自己很紧张的状态,他觉得自己应该坚持下去,他想看一下“法援”有几个面,完整的“法援”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在随后五个周末的培训、办公室和法院轮换值班以及最终的笔试,他都坚持下来,而最终留下来的不超过20人。

在“法援”寻求法律援助的案件类型有很多,土地纠纷、交通肇事纠纷、医疗纠纷、债务纠纷、离婚纠纷等都有。

而复杂的案子“法援”遇到过很多,吴林芮和黄瑞豪曾经共同代理过一个交通肇事的案子,在一审之后就惊奇的出现了“被告变原告”一幕。

在一审起诉阶段,原告由于是交通肇事主要责任人直接被拘留,当吴林芮从法院取回判决书,看着上面写到:“驳回原告所有诉讼请求”。他知道这案子开始麻烦了。

在和同学老师商议过之后,他们只能去找一审被告进行沟通,期望被告可以在之后能以原告的身份状告案件背后的出租车公司,在经过了极大地努力之后对方终于同意。

“像这种案子是我们之前不曾遇到过的,但是对我们的实际操作可以说有很大的提升,也让我们积累了这方面的经验”。

现在案子还没有判下来,但是吴林芮觉得这种案子对他们的法律生涯有很大的帮助和提升。

成立三十余年 收到锦旗近百面 从84年成立至今,不断加入新血液的“法援”已经接待15万来访群众,代写了上万份法律文书,代理近5000份案件,现在平均每年接收的的案件就超过一千份,并且和西安长安区、莲湖区、新城区多个法院建立了合作关系。

在那个不足二十平米的小房间内墙上挂满了人民群众送来的锦旗,由于“法援”不挂当届学生锦旗的惯例,还有更多的锦旗被放在木箱内藏在储物柜。

在这何旭旭对人说他时常烦恼于“‘法’和‘理’经常性的搅不清”,而吴林芮也说:“原本善良的人在金钱面前怎么会如此扭曲?”

法援的宗旨“以我所学,服务社会”就是坚持平民精神,正如前校长贾宇曾说:“做法律的一定要拒绝精英化,有平民情怀,要扎根社会底层。”

(文中黄大爷等诉讼求助者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段蓓蕾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