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瀚教授等接受中国社会科学报专访 探讨如何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西北政法大学
站内搜索:

王瀚教授等接受中国社会科学报专访 探讨如何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

2018年05月07日记者 陆航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4月15日,是国家安全法颁布实施以来的第三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也是党的十九大后的第一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国家安全是国家生存和发展最基本、最重要的前提,只有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才能为推进国家治理、实现国家长治久安,以及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强大安全保障。近日,记者采访了国内相关学者,请他们从各自研究的专业角度探讨如何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完善国家安全制度体系,加强国家安全能力建设。

国家安全理念的重大创新

党的十九大报告将“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列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14条基本方略之一,提出“必须坚持国家利益至上,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统筹外部安全和内部安全、国土安全和国民安全、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自身安全和共同安全,完善国家安全制度体系,加强国家安全能力建设,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

“把‘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纳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十九大报告关于国家安全论述突出的亮点。‘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深刻体现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我们应对国内外安全挑战、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安定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军事科学院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王新俊表示,总体国家安全观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国家安全观,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的具体应用,是中国共产党成功维护总体国家安全的历史经验的深刻总结,也是中国共产党深入分析我国所面临的新形势新特点而得出的科学结论,是中国国家安全理念的重大理论和实践创新。

总体国家安全观虽然主要是国家安全问题,但它并不局限于国家安全,而是把国家安全作为一个开放系统,与整个社会发展联系起来进行思考。“安全与发展并重,既重视发展问题,又重视安全问题,发展是安全的基础,安全是发展的条件。”在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石英看来,总体国家安全观把各种传统要素和非传统要素,有机统一到“以人民安全为宗旨”的中国特色国家安全体系之中。

“总体国家安全观超越传统安全思维,强调共同安全,在理论逻辑上把本国安全与国际安全、他国安全紧密联系在一起。”石英认为,总体国家安全观不仅突破了国家安全,而且还超越了本国安全,把本国安全与他国安全及整个人类的安全联系起来进行思考。“国际安全”“外部安全”“共同安全”三个重要理念阐述了本国安全与他国安全的关系。“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要以促进国际安全为依托,从而把国家安全与国际安全联系起来进行思考。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必须既重视外部安全,又重视内部安全,国家安全是内部安全与外部安全的统一。”石英说。

为全面深化改革保驾护航

坚持全面依法治国和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是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西北政法大学副校长王瀚认为,按照全面依法治国的总体要求,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必须高度重视国家安全法治保障问题,随着国家安全相关法律修订或制定颁布实施,我国将形成一个更加完善的国家安全法律体系,推进国家安全领域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为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走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奠定法治基础。

“我国目前已制定包括国家安全法、反间谍法、反恐怖主义法、保守国家秘密法、反分裂国家法、集会游行示威法、戒严法、国防法、突发事件应对法、网络安全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基本形成国家安全法律体系,总体能够满足维护国家安全需要。”王瀚表示,观察世界各国国家安全立法,无不注重适应各国政治文化、法治传统,构建从宪法到基本法律,再到单行立法、附属立法,覆盖国家安全体制机制、机构职权、运作程序、运作规则等内容的法律体系。对比而言,我国国家安全领域法治化水平仍有进一步提升空间:若干重点领域如生物安全、太空安全、深海安全和保护我国海外利益安全等方面立法有待完善;根据维护国家安全和全面深化改革的需要,不少法律法规需要加以修改。“我们要进一步加强国家安全法律法规的立法研究工作,完善国家安全法律体系,为加强国家安全领域法治保障奠定基础。”王瀚说。

安全是人类和国家发展的前提和基础。随着经济全球化、世界多极化、文化多样化和社会信息化的深入发展和持续推进,中国正面临国内外复杂多变的形势,各种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明显增多。这就需要统筹总揽全局,处理好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通过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为全面深化改革保驾护航。

“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是改革发展的前提。只有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改革才能不断推进。”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世伟认为,深化改革离不开正确方法论的指导,其中就包括改革、发展与稳定的关系。只有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才能更好更健康地推进改革和发展。“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设立是中国特色国家安全制度的顶层新设计,体现了党中央统筹总揽改革发展稳定全局的战略思考,体现了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融为一体的大安全观,体现了全面深化改革形成管理合力的重要举措,体现了因势而谋、适时而为的强有力新平台,也体现了以进取、机遇和责任意识推进国家安全的新思维。”王世伟说。

完善国家安全制度体系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一个国家制度和制度执行能力的集中体现。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就是要使各方面制度更加科学、更加完善,实现党、国家、社会各项事务治理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善于运用制度和法律治理国家,提高中国共产党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水平。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治国理政的重要保障。要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完善国家安全制度体系,确保政治安全和政权稳固。”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研究员钟瑛认为,政治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最坚实基础。国家政治的核心是国家政权,政治安全直接关系国家政权的稳固。政权安全在国家安全体系中居于核心地位和最高层次。

从安全角度观察,安全问题已从传统的国家军事、政治和外交领域,不断扩展至诸多非传统安全领域,如信息安全、粮食安全、生态安全、海洋安全、太空安全、跨国犯罪、反恐禁毒等,这些非传统安全也已成为国内外共同面临的重要安全命题。国家安全战略既需要通过更加具体的国家安全方针政策加以贯彻落实,也需要通过更有针对性的不同领域的国家安全战略规划加以贯彻落实。

“国家安全涉及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等各个方面,要在国家安全领域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就需要通过集中统一领导来加以落实。”国际关系学院公共管理系教授刘跃进认为,近年来,党和政府在国家安全方面进行了战略性总体布局,初步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家安全道路,使我国“国家安全全面加强”。

“国家安全的水平与其抵御危机和风险的能力密切相关。我们要建设世界一流强国,也必须同步建设世界一流的国家安全力量,尤其是要大力发展军事国防能力,提高防范和抵御各种风险的能力。”国防大学政治学院西安校区主任陈耿说。

“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是确保民族复兴的国家安全总战略。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构建符合当代安全需求的国家安全总体系,是我们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有力保证。”王新俊表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是一项前无古人的宏伟工程和艰巨任务,尽管我们已经如此接近这一目标,但前进的道路上依然布满荆棘。只有把关系国家安全的各项工作做足做细做到位,加强预防工作,增强维护国家安全的能力建设,我们才能不负新时代的光荣使命。

(记者 陆航)

点击数: 责编:朱风翔

0

汇集传媒视野的校园新闻亮点
触摸西法大改革发展的脉搏

进入频道首页

西法大官方微信号

展西法大风采
服务师生校友